湖北党史>记忆拾贝

改革之初的读书活动

2019/02/13

汤礼春

  1978年,当中国的大地开始吹响改革的号角时,全国顿时掀起了一股读书求知的热潮。而当时的我已经25岁了,在一家水泥厂当了八年工人。但我不甘落伍,也加入到了读书求知的行列中。由于我刚迈进初中就因“文化大革命”而终止了学业,文化程度低,读理论科学方面的书有些困难,我就把读书的方向定在了文学、历史方面。那时,我干的是电焊工,上班十分辛苦,劳累一天后我振作精神,开始捧着书本学习。当时我没有成家,又身处异地,和4个单身职工挤在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单身宿舍里,读书学习的环境十分差。我就求爹爹告奶奶地借来一把车间办公室的钥匙,每天晚上把自己关在里面,如饥似渴地学习着。读了一年的书后,我的心中有了一些冲动,开始拿起笔来,创作一些诗文投向报刊。渐渐地,一些诗文开始在报刊上发表了。
  1983年,当时的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对改革初期的爱国主义教育很重视。他要求在全国大型国营工厂中开办“政治轮训班”,让每一位职工脱产学习半个月,学习“中国近代史”和“党史”。由于我在厂里爱读书,写作也小有名气,党委书记特地挑我为本厂“政治轮训班”的教师,送到省建材局“政治轮训班教师培训班”学习。
  在“培训班”期间,一堂“改革的启蒙课”使我至今难忘。当时,国门开始打开,一些国外的先进思想和知识涌了进来,一批知识分子的精英们十分推崇美国未来学家托夫勒着的《第三次浪潮》一书。有开放思想的省局团委书记特地请来一个大学生给我们讲解《第三次浪潮》。
  我记得当时是怀着十分激动的心情听这堂课的。这位大学生用《第三次浪潮》中的思想向我们展示着未来中国改革后的社会、经济、司法、生活诸方面的走向。比如说第三产业的比重将会超过传统的工业和农业,城市人口将会急剧增加;经济将会多元化,工作会越分越细,未来二十年后,将会有许多人在家里上班;经济的发展必然会带来通货膨胀,二十年后我们的工资将会以千元来计算,这使当时仅有40元工资的我们咋舌不已。他还讲道:“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改革,将来社会人与人之间的诉讼会很多”。而当时个人打官司还闻所未闻,这对于我们来说,可以称得上是天方夜谭。
  从省局“师资班”回到厂里后,我们在厂里也办起了“政治轮训班”,我开始向工友们讲述《中国近代史》。由于我过去就喜爱看历史书,所以在讲课时穿插了大量的历史故事,很受工友们的欢迎。我记得在讲太平天国“天京事变”时,学员们都沉浸在浓浓的悲情氛围中,下课时间到了都不愿离去,要求我讲完了再下课。讲完了后,很多工友还不愿离去,都围在我旁边来讨论。我讲《中国近代史》深受欢迎的消息迅速在厂里传开了,职工们都争先恐后地要求报名上我的“政治轮训班”,就连厂党委书记也听说了,专门来听我讲了一课。
  1984年,在全国掀起的读书热和爱国主义教育的热潮中,各地各部门都相继组织了读书演讲团和读书报告团到各基层演讲,我们省建材总公司也不例外,也组织了一个由基层单位五个人组合的读书报告团。我有幸被选中了。我们这个读书团深入到十几个基层单位演讲。我的演讲尤其受到广大青年的欢迎,每次演讲完毕后,总有一些青年不愿离去,围着我和我探讨读书和写作方面的问题。演讲结束后,总公司团委奖励给每一个报告团成员15元钱,购买一个手提箱。我则要求将购买手提箱的钱用来买书,团委负责人同意了我个人的要求。
  回到厂里不久,我又接到省直机关团委的通知,说省直机关团委将要召开“省直青年读书求知先进集体、先进个人”表彰大会,要我报送个人先进材料。1984年7月3日,我来到省委礼堂,正式参加了“省直青年读书求知先进”表彰大会。我不仅被评为“先进个人”,还作为先进代表在大会上作了典型发言。这是我读书求知生活中的第一次获奖,对我有莫大的鞭策和激励。在以后的人生中,我一直没有放弃读书求知创作。1987年,我被吸收为省作家协会会员;1991年,我获得“全国自学成才证书”,到今天为止,我的作品获奖200余次。我想这一切成绩都来源于改革开放之初的读书热潮。我讴歌改革开放,是改革开放给了我充满活力、丰富多彩的人生!
  (摘自《党史天地》2018年第6期)

?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