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党史>故事集锦

解放北平的三次和谈

2019/01/29

刘 岳

  70年前的1949年1月31日,北平城内的国民党军全部开出北平城,人民解放军41军121师入城接管防务,古城北平宣告和平解放,中国共产党创造了着名的“北平方式”。
  “不战而屈人之ag国际厅兵,善之善者也。”此前的三次和谈,为北平的和平解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和谈前的序曲

  当得知李炳泉曾在《平明日报》任职时,傅作义很是吃惊:原来共产党人就在自己的报社呀!
  1948年11月18日,毛泽东从小山村西柏坡致电东北野战军(下简称东野)司令员林彪、政委罗荣桓、参谋长刘亚楼,命令东野秘密入关,“利用此机会稳住傅作义不走”,在不放弃军事斗争的同时,争取和平解决北平问题。
  与此同时,中共中央华北局城工部部长刘仁把北平地下党学委书记佘涤清叫到河北泊镇,要求学委派人出面,代表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华北“剿总”总司令傅作义谈判。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让傅作义没有想到的是,最先代表共产党与他接洽的,不是别人,而是他的大女儿傅冬菊。
  傅冬菊(又名傅冬)抗战时期在西南联大外语系读书时,由王汉斌介绍参加了中共外围组织——“民主青年联盟”;1947年毕业后到天津《大公报》工作,担任“时代青年”和“家庭”两个副刊的编辑工作;同年11月6日,由王汉斌、李定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为了便于对傅作义进行工作,1948年10月上旬一个周日的上午,中共平津南系学委领导黎智(闻立志)、王汉斌派人赶到前门东站,拦下正要上火车返津的傅冬菊,告诉她:“党组织希望你回到北平、在你父亲身边工作。”不久,王汉斌把傅冬菊的地下关系转给了佘涤清。
  夜深人静,屋子里只有父女二人,傅冬菊转达中共方面和平解放北平的意图后,傅作义半是嗔怪半是爱怜地反问道:“是共产党还是军统?你可别上当!要遇上假共产党,那就麻烦了。”一听这话,傅冬菊有点着急,赶紧解释:“是我们同学。是真共产党,不是军统。”傅作义接着反问:“是毛泽东派来的?还是聂荣臻派来的?”这话一下子把傅冬菊问住了,一时语塞。上级没告诉是谁派来的呀?看着女儿张口结舌的样子,傅作义慈爱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微笑着走回了自己办公室。
  父女情深。在傅作义眼里,傅冬菊就是一个小孩子,总怕她上当受骗。考虑到这一层,学委在安排傅冬菊继续做她父亲工作的同时,决定另辟蹊径,起用中共平津学委职业青年支部书记李炳泉。
  李炳泉是华北“剿总”联络处少将处长李腾九的堂弟。1940年,在西南联大地质系读书时加入中国共产党。1946年11月,经李腾九推荐,到华北“剿总”主办的《平明日报》当记者,后升为采访部主任。由于他的地下活动引起国民党特务的注意,1947年底,称病辞去采访部主任职务,隐蔽到北平铁道管理学院附属中等技术专科学校当了名教师。
  1948年11月底的一天晚上,李腾九来到灯市口乃兹府大草厂甲16号李家,交谈中显得十分苦闷,忧心平津战局。李炳泉顺势请李腾九做傅作义工作,争取和平解放北平。
  李腾九和傅作义是保定军校的校友,共事数十年,交情很深。但谈了几次,傅作义都没有正面回答他。12月初,东野和解放军华北军区第二、第三兵团一道,用“围而不打”或“隔而不围”的办法,完成了对北平、天津、张家口之敌的战略包围和战役分割,截断了傅作义部南逃、西窜的通路。局势的变化,让傅作义感到和谈的迫切,于是授意李腾九与共产党联系。于是,学委决定派李炳泉与傅作义秘密接触。
  1948年12月10日,李炳泉被傅作义请进了中南海居仁堂办公室。当得知李炳泉曾在《平明日报》任职时,傅作义很是吃惊:原来共产党人就在自己的报社呀!几句寒暄过后,李炳泉开门见山说:“我是奉中共北平地下党派遣、代表北平地下党来见傅先生的,希望先生早作决断,进行和平解决北平问题的谈判。”当问及和谈条件时,傅作义回答:“参加华北联合政府,在一定时间内起义,要求林彪停止战斗。”傅作义终于下定了谈判的决心,请《平明日报》社社长崔载之作为自己的代表,由李炳泉带路,与中共方面进行和谈。

第一次谈判:试探而已

  “其次,事情泄露,蒋介石会以叛变罪处死我;再者,共产党也可以按战犯罪处决我。”
  1948年12月12日,东野11纵已经挺进到昌平白羊城,并向海淀挺进。13日,傅作义华北“剿总”总部从西郊罗道庄匆匆迁入中南海。同一天,崔载之带着报务员、译电员和一部电台,在南河沿南口接上李炳泉,乘一辆吉普车从广安门出城,前往西柏坡与中共谈判。而李腾九则秘密携带一部电台,佯装生病,住进毕德眼科医院,专门负责与崔载之联系。
  12月17日,崔载之等人秘密到达距离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驻地蓟县孟家楼不远的一个小村子——八里庄,住进地主侯云台原来的四合院。经与刘仁联系,12月18日,11纵致电东野司令部:“李炳泉系我北平地下党工作人员,引带傅之代表到我方接谈。”
  12月19日,刘亚楼与崔载之开始正式谈判。崔载之表达了傅作义谈判诚意后,提出三项和谈条件:解放军停止一切攻击行动,两军后撤,通过谈判达到平、津、张、塘一线和平解决问题;为搞到一些蒋介石的大型飞机,解放军让出南苑机场;为制约城内蒋系军队,解放军将新保安包围的第35军放回北平。此外,还表示傅作义愿意参加华北联合政府,军队将交给联合政府指挥。
  刘亚楼阐明了中共和平解决平津问题的基本原则:以放下武器、解除武装为前提,绝不允许保留其反动武装;不建立华北联合政府;把中央军顽固的军、师长逮捕。如同意这些条件,可以保障傅作义本人及其部属生命安全和私人财产免受损失。
  双方底牌差距太大,没有谈拢。崔载之将谈判情况密报李腾九。听了李腾九的汇报,傅作义唉声叹气地说:“北平城里中央军兵力比我多十几倍,我的军队可以放下武器,其他我控制不了啊。”
  就在傅作义犹豫不决之时,解放军采取“打两头孤立中间”的策略,12月22日,攻克新保安,全歼傅作义王牌35军军部和两个师。傅作义的老师、中将参议刘后同劝他说:“你的旧政治生命完了,可以开始新的政治生命。” “和谈一成,北平免遭战火,城内军民生命财产得以保护,这可是深得人心的大事啊!”
  蒋介石促傅作义南撤之心不死。23日,又派次子蒋纬国带着他的亲笔信来平,继续劝傅作义撤到青岛,然后由美军帮助再退到江南,届时委以东南军政长官要职。傅作义空叹道:“我现在已经是四面楚歌,南下不可能了,只有与古都共存亡,以报委座厚爱。”为了应付蒋介石,傅作义下令在北平修建环城马路、东单和天坛临时飞机场,对外声称“与北平共存亡。”
  12月24日,解放军攻占张家口。25日,中共权威人士宣布蒋介石43人为战争罪犯,傅作义位列其中。焦躁的傅作义命令李腾九,密电崔载之回北平汇报谈判情况,但将两名电台人员留下。
  12月25日午夜,傅作义请华北“剿总”政工处处长王克俊来中南海居仁堂密谈,问题还是老问题:我们的前途何在?究竟谁是真正能使中国独立统一复兴的人?谈来谈去,两人得出一个结论:国民党必败,共产党必胜;眼下必须当机立断,脱离蒋介石国民党集团,走人民的道路。经过交换意见,傅作义作出三条决定:由王次日再去和刘后同深谈,然后拟一电文交给傅;天明即下令第94军与骑师、骑旅撤回;关于方式和时机,认为需要待解放军围城之后,利用内外力量的配合,才能圆满地实现整部走上人民的道路的目的。最后,傅作义决然说:我是准备冒着三个死来做这件事的。第一,今天秘密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我的部属如果思想不通,会打死我;其次,事情泄露,蒋介石会以叛变罪处死我;再者,共产党也可以按战犯罪处决我。
  大势所趋,谈判只能继续。

?

Copyright @2014-2018 www.hbdsw.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技术支持:荆楚网 鄂ICP备18025488号-1